经过3年的发展,视频直播受短视频行业冲击,增长已现疲态,但语音直播市场,似乎正迎来新的机遇。

作者 I 李晓蕾

来源 I Tech星球

越来越多平台瞄准了“声控”的时间和钱包。

近几年,“耳朵经济”逐渐发展成熟,市场上突然出现了大批量在线音频产品,资本市场对这一现象也十分关注。

“语音直播”火热背后,是传统电台模式已经很难满足用户的“耳朵需求”,“语音哄睡”、“语音陪玩”、“语音交友”等基于声音的新玩法,正逐渐用户成为打发时间、消遣无聊的新模式。

这是一门已拥有超过4亿用户的生意。

艾媒咨询数据显示,2018年在线音频用户规模达4.25亿人,增速达22.1%,相较于增速平缓的移动视频及移动阅读行业,呈现较快增速。预计到2020年,中国在线音频用户规模将达5.42亿。

正因此,除喜马拉雅、荔枝、蜻蜓FM等音频平台外,诸如音乐斗鱼、映客等直播平台,网易云音乐、QQ音乐等音乐平台上,语音直播都已成为内容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2016年,视频直播蔚然成风,音频平台同样在这一年大爆发。经过3年的发展,视频直播受短视频行业冲击,增长已现疲态,但语音直播市场,似乎正迎来新的机遇。

语音直播火了

入局者正在增多。

最先感受到这一变化的是主播们。从2016年开始,叶叶就开始在各个平台直播,甚至“待倒闭了好几个直播平台”。

叶叶最直观的感受是,从早期小平台烧钱拉主播、到公会贴钱布局大平台,再到一些大平台主动补贴吸纳主播,语音直播逐渐被成熟的娱乐平台认可。

拿斗鱼来说,就针对语音区主播给出了更高的分成,以此激励语音直播的发展。叶叶告诉Tech星球(微信ID:tech618),在视频直播“颜值区”,主播提成比例是24%,但语音区主播可以拿到35%到40%的提成。

斗鱼的语音互动区有“交友”、“电台”、“游戏陪玩”三种模式。三种类型均支持嘉宾进入直播间,与主播语音互动游戏。相比视频直播,“只说话,不露脸”让叶叶感觉到“更神秘”,“视频基本是看脸刷钱,语音看不到脸,找的是灵魂共识。”

一定程度上,这种神秘感的作用也会从收益上体现,“喜欢上你的声音,又想看主播长相时,用户越想看,用户打赏的礼物也会越多。”三年的时间,叶叶已经从语音主播当上了管理员,正在上大学的她,每个月基本都能拿到3万块的收入。

不止斗鱼,2018年前后,映客、YY等在内的直播平台,都在视频直播基础上增设了电台或语音直播入口,成为扩充其业务生态的一部分。

而像网易云音乐这样的天然聚集“声控”、耳朵消费用户的音乐平台,也开始从直播上寻找新的营收点。网易旗下直播平台“LOOK直播”就将直播直接拆分成了“看看”和“听听”两大种类,声音直播板块涵盖“唱见”、“聊愈”、“二次元”、“脱口秀”、“音乐人”等内容。

网易CEO丁磊此前曾表示,对网易云音乐在会员、广告、直播、社交等多方面的盈利,具有信心和把握。

一位从业者表示,随着声音经济的崛起,使用声音音频的人数增速也很快。相较视频直播,声音直播更适合用户碎片化的场景,伴随性的直播内容受众更广泛。

传统电台平台求变

对荔枝、喜马拉雅这样的老牌音频平台来说,斗鱼和网易云音乐等带来的跨界竞争,也从侧面印证着,市场看到了在线音频市场的崛起,并纷纷布局掘金。

在音频平台上,传统的电台模式再次被验证有市场,但商业变现却是一个棘手的难题。喜马拉雅、蜻蜓FM主要依靠知识付费变现。反观荔枝,从一开始就集中在“人人都是主播”模式上,类似视频直播平台,变现模式主要依靠语音直播打赏,平台与主播分成的模式。

早在2016年,荔枝FM就上线了语音直播业务,当时的数据显示,仅三个月内,就获得超1000万的直播收入。到2018年1月,荔枝FM正式更名“荔枝”后,荔枝“去FM化”真正完成,正式转型语音直播。

而喜马拉雅和蜻蜓则逐渐开启其UGC板块,打造基于各自平台的知识付费,荔枝也在今年探索付费音频,转型成为综合性音频平台。与此同时,这三大语音平台也正在抢跑,成为“国内在线音频第一股”。

但语音直播也面临一个问题:如果将语音直播作为单一业务,很难支撑起业务生态和平台发展。尤其是,文字、图片、视频已经很难满足Z世代(95后及00后)社交需求的大背景下,各类泛娱乐或泛社交平台都在做出改变。

市场上诸如Soul、吱呀、音遇等游戏化音频产品,展现了其对Z世代用户的吸引力。因此,音频平台也在向这些创新型声音社交产品学习。

获取斗鱼股票最新信息,关注:http://doyu.meigushe.com 每天更新斗鱼股价斗鱼市值最新动态,每季度为您提供斗鱼财报,不定期更新斗鱼研报评级